> 馆藏中心

雪漠:也算是精神健康学——《真心》代序-雪漠

来源:SOHU博客 编辑:杨丽

一片花飞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且看欲尽花经眼,莫厌伤多酒入唇。江上小堂巢翡翠,苑边高冢卧麒麟。细推物理须行乐,何用浮荣绊此身?朝回日日典春衣,每日江头尽醉归。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一片花飞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且看欲尽花经眼,莫厌伤多酒入唇。江上小堂巢翡翠,苑边高冢卧麒麟。细推物理须行乐,何用浮荣绊此身?一片花飞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且看欲尽花经眼,莫厌伤多酒愁人。江上小堂巢翡翠,苑边高冢卧麒麟。细推物理须行乐,何用浮名绊此身?www.179s.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雪漠:也算是精神健康学——《真心》代序

一 乙二 十 丁 厂 七 卜 人 入 八 九 几 儿 了 力 乃 刀又三 于 干 亏 士 工 土 才 寸 下 大 丈 与 万 上 小口 巾 山 千 乞 川 亿 个 勺 久 凡 及 夕 丸 么 广亡 门 义 之 尸 弓 己 已 子 卫 也

 

最低0.27元/天开通百度文库会员,可在文库查看完整内容>原发布者:春天春艺 等级划分:S级(奥义,极意等级)A级(禁术,超高等级)B级(上忍等级)C级(中忍等级)D级(下忍等级)E级(忍者学校)具体忍术

 

最低0.27元/天开通百度文库会员,可在文库查看完整内容>原发布者:春天春艺 等级划分:S级(奥义,极意等级)A级(禁术,超高等级)B级(上忍等级)C级(中忍等级)D级(下忍等级)E级(忍者学校)具体忍术

《真心——心学六品》的诞生,很有意思。

《破阵子 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

几年前,一些朋友遇到心灵问题,常发短信问我,我随缘作偈以作答。日子久了,偈子的数量也就多了。

肠胃绕万象,-孟郊精神驱五兵。蜀雄李杜拔,-韩愈岳力雷车轰。大句斡玄造,-孟郊高言轧霄峥。芒端转寒燠,-韩愈神助溢杯觥。巨细各乘运,-韩愈湍涠亦腾声。凌花咀粉蕊,-孟郊削缕穿珠樱。绮语洗晴雪,-

某日翻阅过往短信,觉得如果把这些偈子整理一下,加以分类,恰好是一篇实践指南。朋友众多,根器不一,次第不同,问题也不一,就在这一问一答之间,无心插柳,只那偈颂,竟然也有了五千言。

恰好当时,儿子也有疑问需要解答。我便索性讲解那偈颂,顺便录了音,整理成文字,这就是这本书最早的缘起。

《真心——心学六品》虽是自家实践的感悟,但也是老祖宗的货色。它能以当代人喜闻乐见的方式,将传统文化的智慧公之于众,或许能给大家带来一种新的启发,让自己多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多一种人生可能。

跟一些朋友聊天时,我总会发现,很多人看似自由,实际上从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自由。他们的人生即使不是父母安排, 也大多照着社会共识行进。至于自己想如何活着,如何活着更有意义,为什么而活,人们大多不去考虑。因为,在很多人看来, 生活并没有太多的可能。

那么,生活是不是没有很多的可能?当然不是,只是很多人的心灵之眼很早就被蒙住了,看不到狭小视野之外的世界。换句话说,很多人的心早就失去了飞翔的能力,已经不能诗意地飞翔了。翱翔在蓝天之中的那份自由,人们只能依靠飞机之类的交通工具来实现。但这并不是真正的翱翔。真正的翱翔于蓝天,是心的翱翔。如果心还在牢笼里,即使肉体飞上了天,人仍然是一个囚徒;相反,就算身体留在大地上,紧紧挨着泥土,只要心灵是充实的,灵魂是轻盈的,人仍然会活得自由。

自由是心和灵魂的事。

所以,东方哲人追求自由的方式,就是让心灵恬淡安详, 与世无争,因无求而得到自由。庄子就是这样,楚王请他做相国,他也不当,因为他不爱荣华富贵,也不爱虚名高位,只爱心灵的自由。

现代人能不能这么选择?可以,但现在的人假如像庄子那样生活,编草鞋度日,可能会整天为生计担忧。哪怕今天能吃饱肚子,也会整天盘算着明天会怎么样。在这样的心态下,他有可能得到自由吗?不可能。就像花果山里的野猴子,它看起来很自由,但它不得不害怕猛兽的袭击,害怕疾病,害怕恶劣的天气,害怕找不到吃的,害怕美丽的母猴子不爱它……哪怕它天生没心没肺,遭遇灾难时,它仍然会烦恼痛苦。人也是这样。很多人都能像庄子那样活着,但他们没有庄子的心。所以,无论心外还是心内,人都有自由的可能,但大部分人都得不到自由。

我的这本书,其实就是在回答一些关于自由的问题,例如什么是自由?我们为什么不自由?怎样才能得到自由?

这也是佛家的追问。

不要把佛教看成求神庇佑的宗教,更不要把佛家文化当成精神胜利法。佛家文化真正的目的,是让你能控制自己的心,能自由地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并且活得自由、安详和明白。儒释道三家虽然有诸多的不同,但是,在这一点上,它们是一致的。

在这个时代,很多人都在关注肉体的养生和保健,却没多少人在乎心灵和精神。这是不对的。现在有很多病是怎么来的?就是不健全的心态带来的。假如一个人从内心深处感到幸福、富足,心态非常健康、非常阳光,他的生命就会焕发出强大的活力。这时,他根本就不用吃很多保健品,甚至不用吃太多的药,他的生命本身就能抵御很多疾病,让他变得健康。相反,很多人生活在抑郁、焦虑和紧张之中,无法纾解内心的压力,再加上不健康的生活习惯,就会失去健康。现在有太多不健康和亚健康的人了,很多人表面看来活得非常光鲜快活,实际上生命质量并不高,失眠、寂寞、失落等各种负面情绪都在折磨他们,都在摧毁他们的健康。但即便这样,他们也没有办法自主心灵,让自己做该做的事情。比如,有些年轻人明知不学习,不成长,就会被社会淘汰,但他们仍然没法改变懒惰的习性;有些老人明知不运动身体就会退化,但他还是懒得运动,哪怕走不动路了,手没了力气,背也驼了,他也无法说服自己,让自己积极地改善生命状态,而是怀着一种焦虑痛苦的心情,消极地接受身体的加速衰弱,恐惧地等待那个必然来临的东西……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了。因为主宰不了心灵,结果患上重病、遭受厄运——至少活得不好的人,实在是不计其数。那么,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关注心灵的健康呢?

时下,一方面,许多当代人陷于热恼和焦虑,不能自拔, 他们非常需要心灵的滋养;另一方面,那些有益的文化滋养却早已尘封,无人问津了。在心灵滋养的供应和需求之间,出现了明显的断裂。

这就是我们的善文化正在面临的局面,也是整个人类都在面临的局面。所以,人类一直都是矛盾的。明明需要某种东西, 但偏偏要错过。明明不需要某种东西,却偏偏要追逐。诸多的错位,造成了无数的悲剧、痛苦和迷失,世界就像万花筒,上演着各种类似的故事。只是,人生如舞台,有几个上了台的人,能像台下的观众一样,将自己的戏目看得清清楚楚呢?

因此,我依托传统文化中心性学说的传承和实践,打破教派的局限,打破宗教和文化之间的界限,从儒释道三家中汲取关于心性修炼的营养,结合自己的实践体验,进行系统地研究、扬弃、消化和实证,然后重新整合,自成体系,为的就是向这个世界展示一种东西。

本书拒绝生僻深奥的理论和词汇,也拒绝训诂考据,试图直指人心。而且,为了便于记忆,我还效仿古印度的一些文化大师,将心性文化的精要写成偈颂体,去其枝蔓,直达本体,同时,为了让更多的人理解本书内容,我还进行了通俗易懂的口语化讲解。希望它能带给你一些启迪,或是引起你的反思,让你比没看这本书之前更明白一点,更放下一点,更安详一点。我觉得,这就很好了。

还要说明的是,本书的六品之间虽有次第的关系,但并不一定要循序渐进地读。你可以选取适合自己的内容,细细去读,细细体味认真实践,就能实现心灵的自由,让心灵变得健康。

【回放】雪漠读书汇掌门直播请扫描下图二维码登录观看购买雪漠作品和雪漠读过的好书请点击:雪漠藏书专卖  

袁宏道(1568~1610)明代文学家,"公安派"主帅,袁宗道二弟。字中郎,号石公,又号六休。荆州公安人。袁宏道始终无意于仕途,万历二十年(1592)就中了进士,但他不愿做官,而去访师求学,游历山川。他曾辞去吴县县令,在苏杭一带游玩,写下了很多著名的游记,如《虎丘记》《初至西湖记》等。他生性酷爱自然山水,甚至不惜冒险登临。他曾说“恋躯惜命,何用游山?“与其死于床,何若死于一片冷石也。(《开先寺至黄岩寺观瀑记》)在登山临水中,他的思想得到了解放,个性得到了张扬,文学创作的激情也格外高涨。明神宗万历二十六年(1598),袁宏道收到在京城任职的哥哥袁宗道的信,让他进京。他只好收敛起游山玩水的兴致,来到北京,被授予顺天府(治所在北京)教授。第二年,升为国子监助教。本文(《满井游记》)就写于这一年的春天。袁宏道生于湖广公安(湖北公安)。北国的寒冷,多少阻住了他的游兴。文章的第一段,就写了这种欲游不能的苦恼。早春二月,乍暖还寒,这对北方人来说本不足为奇,但对一个在江南长大的人来说,却是不可忍受的。作者从理性上知道“燕地寒”,但“花朝节后,余寒犹厉”则是他亲身的感受和体验了。一个“余”字,一个“犹”字,两相映衬,把寒流不肯罢去的情状描述无遗。那么,其具体表现是什么呢?作者用了极其简练的语言来描绘:“冻风时作,作则飞沙走砾。不说“寒风”“冷风”而说“冻风”,意在说明寒冷的程度,也表明作者对“燕地寒”的敏感。这样恶劣的天气,只好“局促一室之内,欲出不得”。从“每冒风驰行,未百步辄返”来看,作者不知做过多少次尝试,都无奈而归。明代文学流派。代表人物为袁宗道(1560—1600)、袁宏道(1568—1610)、袁中道(1570—1623)三兄弟,因其籍贯为湖广公安(今属湖北),故世称“公安派”。其重要成员还有江盈科、陶望龄、黄辉、雷思霈等人。公安派成员主要生活在万历时期。明代自弘治以来,文坛即为李梦阳、何景明为首的“前七子”及王世贞、李攀龙为首的“后七子”所把持。他们倡言“文必秦汉、诗必盛唐”,“大历以后书勿读”的复古论调,影响极大,以致“天下推李、何、王、李为四大家,无不争效其体”(《明史·李梦阳传》)。其间虽有归有光等“唐宋派”作家起而抗争,但不足以矫正其流弊。万历间李贽针锋相对提出“诗何必古选?文何必先秦?和“文章不可得而时势先后论也”的观点,振聋发聩,他和焦、徐渭等实际上成为公安派的先导。公安派的文学主张发端于袁宗道,袁宏道实为中坚,是实际上的领导人物,袁中道则进一步扩大了它的影响。公安派的文学主张主要是:①反对承袭,主张通变。公安派诸人猛烈抨击前后七子的句拟字摹、食古不化倾向,他们对文坛“剽窃成风,众口一响”的现象提出尖锐的批评,袁宗道还一针见血地指出复古派的病源“不在模拟,而在无识”(《论文》)。他们主张文学应随时代而发展变化,“代有升降,而法不相沿,各极其变,各穷其趣”(袁宏道《叙小修诗》),“世道改变,文亦因之;今之不必摹古者,亦势也”(袁宏道《与江进之》)。不但文学内容,而且形式语言亦会有所变化而趋于通俗,这是因为“性情之发,无所不吐,其势必互异而趋俚,趋于俚又变矣”(袁中道《花雪赋引》)。因此,“古何必高?今何必卑?他们进而主张:“信腔信口,皆成律度”,“古人之法顾安可概哉!(袁宏道《雪涛阁集序》)冲破一切束缚创作的藩篱。②独抒性灵,不拘格套。所谓“性灵”就是作家的个性表现和真情发露,接近于李贽的“童心说”。他们认为“出自性灵者为真诗”,而“性之所安,殆不可强,率性所行,是谓真人”(袁宏道《识张幼于箴铭后》),进而强调非从自己胸臆中流出,则不下笔。因此他们主张“真者精诚之至。不精不诚,不能动人”,应当“言人之所欲言,言人之所不能言,言人之所不敢言”(雷思霈《潇碧堂集序》),这就包含着对儒家传统温柔敦厚诗教的反抗。他们把创作过程解释为“灵窍于心,寓于境。境有所触,心能摄之;心欲所吐,腕能运之”,“以心摄境,以腕运心,则性灵无不毕达”(江盈科《敝箧集序》)。只要“天下之慧人才士,始知心灵无涯,搜之愈出,相与各呈其奇,而互穷其变,然后人人有一段真面目溢露于楮墨之间”(袁中道《中郎先生全集序》),就能实现文学的革新。③推重民歌小说,提倡通俗文学。公安派重视从民间文学中汲取营养,袁宏道曾自叙以《打枣竿》等民歌时调为诗,使他“诗眼大开,诗肠大阔,诗集大饶”,认为当时闾里妇孺所唱的《擘破玉》《打枣竿》之类,是“无闻无识真人所作,故多真声”,又赞扬《水浒传》比《史记》更为奇变,相形之下便觉得“六经非至文,马迁失组练”(《听朱生说水浒传》)。这是和他们的文学发展观与创新论相联系的,对提高那一时期民间文学和通俗文学的社会地位有一定作用。公安派在解放文体上颇有功绩,“一扫王、李云雾”(《公安县志·袁中郎传》),游记、尺牍、小品也很有特色,或秀逸清新,或活泼诙谐,自成一家。但他们在现实生活中消极避世,多描写身边琐事或自然景物,缺乏深厚的社会内容,因而创作题材愈来愈狭窄。其仿效者则“冲口而出,不复检点”,“为俚语,为纤巧,为莽荡”,以至“狂瞽交扇,鄙俚大行”(钱谦益《列朝诗集小传》)。后人评论公安派文学主张的理论意义超过他们的创作实践,是为公允之论。袁宏道(1568—1610)是明代公安派代表人物。针对前后七子“文必秦汉,诗必盛唐”,字摹句拟,制造赝鼎伪觚的风气,他大声疾呼:创作要充分发挥自己个性,不要从人脚跟,要“独抒性灵,不拘格套,非从自己胸臆中流出,不肯下笔”。(《小修诗序》)他把死学古人的做法斥之为“粪里嚼渣”“顺口接屁”“一个八寸三分帽子人人戴得”(《与张幼宇书》)。他强调文学要“真”,要有真知灼见、真情实感,要从“假人假言”,也就是从“文以载道”的封建文学观中解放出来。这种尊重个性、要求解放,反对传统的文学主张,使他的创作充满着由儒、道、禅混合的自由放纵思想。袁宏道一生创作了大量山水游记,在他笔下,秀色可餐的吴越山水,堤柳万株的柳浪湖泊,风清气爽的真州,春色宜人的京兆,皆着笔不多而宛然如画。这些山水游记信笔直抒,不择笔墨。写景独具慧眼,物我交融,怡情悦性。语言清新流利,俊美潇洒,如行云流水般舒徐自如。徐文长传徐渭,字文长,为山阴诸生,声名籍甚。薛公蕙校越时,奇其才,有国士之目;然数奇,屡试辄蹶。中丞胡公宗宪闻之,客诸幕。文长每见,则葛衣乌巾,纵谈天下事;胡公大喜。是时公督数边兵,威镇东南;介胄之士,膝语蛇行,不敢举头,而文长以部下一诸生傲之;议者方之刘真长、杜少陵云。会得白鹿属文长作表。表上,永陵喜。公以是益奇之,一切 疏计,皆出其手。文长自负才略,好奇计,谈兵多中。视一世事无可当意者;然竟不偶。文长既已不得志于有司,遂乃放浪曲蘖,恣情山水,走齐、鲁、燕、赵之地,穷览朔漠。其所见山奔海立,沙起雷行,雨鸣树偃,幽谷大都,人物鱼鸟,一切可惊可愕之状,一一 皆达之于诗。其胸中又有勃然不可磨灭之你,英雄失路、托足无门之悲;故其为诗如嗔如笑,如水鸣峡,如种出土,如寡妇之夜哭,羁人之寒起。虽其体格,时有卑者;然匠心独出,有王者气,非彼巾帼而事人者所敢望也。文有卓识,气沈而法严,不以模拟损才,不以议论 伤格,韩、曾之流亚也。文长既雅不与时调合,当时所谓骚坛主盟者,文长皆叱而怒之,故 其名不出于越。悲夫!喜作书,笔意奔放如其诗,苍劲中,姿媚跃出;欧阳公所谓妖韶女,老自有余态者也。间以其余,旁溢为花鸟,皆超逸有致。卒以疑杀其继室,下狱论死;张太史元汴力解,乃得 出。晚年,愤益深,佯狂益甚;显者至门,或拒不纳。时携钱至酒肆,呼下隶与饮;或自持 斧,击破其头,血流被面,头骨皆折,揉之有声;或以利锥锥其两耳,深入寸余,竟不得死。周望言晚岁诗文益奇,无刻本,集藏于家。余同年有官越者,托以钞录,今未至。余所见 者,徐文长集、阙编二种而已。然文长竟以不得志于时,抱愤而卒。石公曰:“先生数奇不已,遂为狂疾;狂疾不已,遂为囹圄。古今文人,牢骚困苦,未 有若先生者也!虽然,胡公闲世豪杰,永陵英主,幕中礼数异等,是胡公知有先生矣,表 上,人主悦,是人主知有先生矣;独身未贵耳。先生诗文崛起,一扫近代芜秽之习;百世而 下,自有定论,胡为不遇哉?梅客生尝寄予书曰:“文长吾老友,病奇于人,人奇于诗。余谓:“文长无之而不奇者也;无之而不奇,斯无之而不奇也!悲夫!西湖杂记初至西湖记从武林门而西,望保俶塔突兀层崖中,则已心飞湖上也。午刻入昭庆,茶毕,即桌小入 舟入湖。山色如蛾,花光如颊,温风如酒,波纹如绫;才一举头,已不觉目酣神醉,此时欲 下一语描写不得,大约如东阿王梦中初遇洛神时也。余游西湖始此,时万历丁酉二月十四日 也。晚同子公渡净寺,觅阿宾旧住僧房。取道由六桥岳坟石径塘而归。草草领略,未及偏赏。次早得陶石篑帖子,至十九日,石篑兄弟同学佛人王静虚至,湖山好友,一时凑集矣。叙陈正甫会心集世人所难得者唯趣。趣如山上之色,水中之味,花中之光,女中之态,虽善说 者不能一语,唯会心者知之。今之人,慕趣 之名,求趣之似,于是有辨说书画,涉 猎古董,以为清;寄意玄虚,脱迹尘纷,以为远。又其下,则有如苏州之烧香煮茶 者。此等皆趣之皮毛,何关神情!夫趣得之自然者深,得之学问者浅。当其为童子 也,不知有趣,然无往而非趣也。面无端容,目无定睛;口喃喃而欲语,足跳跃而 不定;人生之至乐,真无逾于此时者。孟子所谓不失赤子,老子所谓能婴儿,盖指 此也,趣之正等正觉最上乘也。山林之人,无拘无缚,得自在度日,故虽不求趣而 趣近之。愚不肖之近趣也,以无品也。品愈卑,故所求愈下。或为酒肉,或然声伎;率心而行,无所忌惮,自以为绝望于世,故举世非笑之不顾也,此又一趣也。迨夫 年渐长,官渐高,品渐大,有身如梏,有心如棘,毛孔骨节,俱为闻见知识所缚,入理愈深,然其去趣愈远矣。余友陈正甫,深于趣者也,故所述《会心集..内容来自www.179s.com请勿采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雪漠:也算是精神健康学——《真心》代序-雪漠》转载自SOHU博客,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513175919@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8-2-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179s.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179s.com/blogsohus/xuemo1963/324884771.html report 15906 雪漠:也算是精神健康学——《真心》代序  《真心——心学六品》的诞生,很有意思。几年前,一些朋友遇到心灵问题,常发短信问我,我随缘作偈以作答。日子久了,偈子的数量也就多了。某日翻阅过往短信,觉得如果把这些偈子整理一下,加以分类,恰好是一篇实践指南。朋友众多,根器不一,次第不同,问题也不一,就在这一问一答之间,无心插柳,只那偈颂,竟然也有了五千言。恰好当时,儿子也有疑问需要解答。我便索性讲解那偈颂,顺便录了音,整理成文字,这就是这本书最早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